• 欢迎光临中红在线!
当前版面:A2
下一版:A3 上一版:A1

四川红十字赈济救援队驰援武汉防疫一线

党有召,我必赴

打印本页 2020/2/11 9:39:14 来源:《中国红十字报》 查看本版面

■  记者  王达

2月8日元宵节,是四川省红十字赈济救援队来到武汉的第六天。当晚,湖北省红十字会专门准备了汤圆,向远道而来的队员表示感谢。

“我们来武汉主要任务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报答湖北人民在汶川地震、芦山地震、九寨沟地震中对四川的大力援助,弘扬人道、博爱、奉献精神,助力湖北红会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四川省红十字会赈济救护部副部长、救援队领队蔡庆说。

蔡庆介绍,此次四川省红十字会共派出6名队员,其中4人来自省红十字会,1人来自泸州市红十字会,1人来自德阳市中江县红十字会,都是从多次救灾行动中成长起来的赈济救护骨干,具有丰富的物资发放和台账管理经验。

6名队员中,有5名党员、4名转业军人。

来自泸州的胡坤,有8年党龄,一个月前,妻子刚刚做了一个大手术,还在康复中。1月24日(大年三十),他带着爱人孩子回老家过年,25日下午收到市红十字会下发的紧急通知,26日紧急赶回泸州,率市红十字山地救援队奔赴各社区开展消杀作业。

2月1日中午,四川省红十字会按照总会要求向湖北派出救援队,胡坤得知消息后立即请战。随后,他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我可能要去一趟武汉。”

“武汉这次是疫情,不是地震,你去干嘛?”妻子问。

“这次湖北有难,国家有难,组织让我省去支援。”胡坤回答。

“那你想过没有,这家里老的老、小的小,我身体也不好?”妻子又问。

“还只是个意向,不一定安排我去呢。”胡坤宽慰妻子。

一个多小时后,胡坤重新拿起了电话:“已经决定了,有我一个。”

“那你就去吧,注意安全,家里你不用担心。”妻子回复。此时,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她已经理解了丈夫的想法。

“其实她是个很大度的人,平时我参加各种救援行动都是全力支持。2008年汶川地震,我还没来红会,想去灾区当志愿者,当时她已经怀了4个多月的身孕,也没多说什么。”胡坤说,这么多年来,他感觉最对不住的就是妻子,“真的很愧疚”。

2月1日晚,胡坤匆匆收拾了几件衣物,搭便车赶往成都,次日中午在省红十字会集合。和他同期赶到的,还有来自中江的唐作文。

言语不多的唐作文,看上去颇有程序员气质,是一位电子表格(Excel)高手,也是该县招募的第一批计算机专业大学生。2013年雅安地震,他曾受委派前往芦山,作为中国红十字会应急指挥部的一员,负责海量救援物资发放数据的归纳整理。此次赴武汉救援,唐作文的这一特长又有了发挥空间。“首先帮他们建立一个云表格系统,可供多人同时在线操作,随时补充信息,减轻数据整理压力。”

“到现在,我还没有跟父母说,没必要让他们担惊受怕。其实我自己清楚,只要防护到位,没啥大事。”1日清晨4时,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的征召通知还没发出,唐作文就给熟识的四川省红十字会备灾救灾中心主任秦小利发了一条微信:“省里准不准备派人支援?去的话算我一个。”

转业军人杨清海,同样具有丰富的赈济救援经验。2008年汶川地震,他服役于武警水电部队,在极为艰苦的环境下连续作战,奋力打通马尔康、理县、汶川、茂县的生命线。2010年转业到省红十字会,又相继参加芦山地震、九寨沟地震救援行动,去年刚调岗到项目部门,这次本可以不用来,却义无反顾地报了名。

驾驶员杨廷松,同样是一名转业军人。2月2日下午,因为此后两天都没有火车前往武汉,省红十字会临时决定改由救援队驾车前往。16时许,杨廷松收到通知,没有二话,不到一个小时便准备好车辆,17时出发,驱车26小时连夜奔赴武汉。

唯一一名非党员吴斌,是一位入党积极分子。他的情况和杨清海相反,去年刚从财务部门调岗到赈济救护部。2月1日接到通知后,省红十字会向他征询意见,他想了想,决定还是要来。“这是一次赈济救护实战,我还懂点财务知识,应该能发挥一些作用。”

当晚,吴斌回家和妻子说明此事。妻子虽然担心,却对他表示了支持。随后,他又给父母打了电话。父亲听完一愣,但没有多说。“他是从医院退下来的,知道其中利害,所以没有阻拦,只是让我注意安全,做好防护,并问了一下我们队伍的情况。”

深明大义的父母,让队员们心怀感激、心存愧疚。从成都出发的那天,本来是蔡庆约定回老家接孩子的日子,因为临时爽约,父亲专门打来电话询问。他有心隐瞒,告诉父亲自己只是“出差”。

父亲听完,一时没反应过来便挂了电话,紧接着又回过味来,赶紧拿起手机拨了过来:“这时候你们出什么差?是不是去湖北了?”见儿子的答复正与自己想象一样,老人心乱如麻,连叮嘱几句都没顾上,便匆匆间挂了电话。

“3日早晨,母亲又打了一个电话过来,别的也没说什么,就是叮嘱我一定要注意安全,做好防护,认真做好单位布置的任务,早日把物资发放下去。”蔡庆说,后来他才知道,那一晚,母亲一宿未睡。

“真的特别感谢母亲的支持和理解。”蔡庆说,等到打完“仗”,自己有个小小心愿,“就是回家好好陪陪二老,陪陪爱人和孩子 ”。

吴斌的心中,同样藏着一个心愿:“希望能够在这场特殊的战役中,火线入党,早日向党组织靠拢。”

“当然我们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大武汉、大湖北,包括我们国家早日度过难关。”吴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