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中红在线!
当前版面:A4
下一版: 上一版:A3

“疫情不退,我们不回”

——红十字志愿者在湖北执行防疫消杀任务侧记

打印本页 2020/2/14 9:19:49 来源:《中国红十字报》 查看本版面

4b8w.jpg

▲志愿者在宜昌市点军区人民医院执行消杀任务      (红基)


■  红基

15天,湖北6个城市,防疫消杀面积覆盖超过244万平方米,日均200吨防疫消杀物资送抵湖北——这是中国红十字基金会防疫消杀志愿服务队用行动交出的成绩单。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1月24日,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以下简称“中国红基会”)联合北京平澜公益基金会(以下简称“平澜基金会”)启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行动,组织了潍坊先锋应急救援促进中心、岭俊公益救援中心、长沙蓝天救援队、河南神鹰救援队等作为中国红十字基金会防疫消杀志愿服务队(以下简称“防疫消杀志愿服务队”),赴湖北多地开展防疫消杀工作。

志愿先锋  赶赴一线

截至2月9日,防疫消杀志愿服务队对湖北武汉、黄冈、孝感、宜昌、荆门、荆州6个城市的医院、卫生服务中心、社区、酒店、街道等重点区域进行了防疫消杀,消杀面积覆盖至少244万平方米。同时,防疫消杀志愿服务队对当地人员进行防疫消杀知识和技能专业培训,以便当地人员可持续进行日常防疫消杀工作。

为支持防疫消杀志愿服务队在湖北的防疫消杀工作,中国红基会捐赠口罩27000只、消杀弥雾机1700台、发烟剂50桶、84消毒液1612吨、安多福消毒液50000瓶、氯粉50吨、消毒洗手液90000瓶、弥二氯异氰尿酸钠消毒剂265吨等防控消毒物资。因防疫消杀物资数量多、体量大,为了保障按时配送,防疫消杀志愿服务队克服种种困难,专门在山东潍坊设立了物流中心,组建了物流运输志愿服务车队,包括8台载重30吨的拖挂卡车、10名司机、10名物资保障志愿者,并发动40余名志愿者忙碌在物资转运工作上。

为避免物流运输司机因为进入湖北返回被隔离,特别申请了一个自行隔离基地,所有参与运输人员只往返于湖北与物资生产厂家。宜昌和孝感市全城消杀所用的部分消毒物资,都是防疫消杀志愿服务队的司机师傅运送去的“弹药”。

背负使命  应召出发

1月27日,接到中国红基会和平澜基金会的志愿者招募通知,来自岭俊公益救援中心的防疫消杀志愿服务队的队员们,告别亲人、朋友,携带防疫装备赶赴湖北抗疫一线,奔赴疫情严重的城市之一——黄冈。在这里,队员们每天搬运30多吨的防疫消杀物资,背负几十斤重的防疫消杀药水行走在各个社区开展防疫消杀工作,长时间作业,沉重的药水箱勒肿了他们的双肩。

2月6日,接到中建三局雷神山医院建设项目指挥部请求后,防疫消杀志愿服务队的队员们携带防疫装备和物资进入武汉雷神山医院建设现场,启动防疫消杀行动。防疫消杀志愿服务队协助建设方为建设工地、办公场所、食堂、工人住宿场所、施工场所出入口、往来车辆等人流密集区域进行全面消杀,保障医院建设和建筑工人人身安全,同时,对建设方人员开展了防疫消杀培训。

4b11w.jpg

4b12w.jpg

▲2月6日,队员们携带防疫装备和物资进入武汉雷神山医院建设现场,启动防疫消杀行动,保障医院建设和工人人身安全。 (红基)


4b13w.jpg

▲2月6日,队员们携带防疫装备和物资进入武汉雷神山医院建设现场,启动防疫消杀行动。同时,对建设方人员开展了防疫消杀培训。      (红基)


看着工地上的工人,岭俊公益救援中心救援队队长李俊岭说:“他们都是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建筑工人,支援灾区第一线,要用最短的时间,建成一个救命的大医院。他们都在工地上过的年,每天都和钢筋水泥为伴,不分昼夜施工,寒风冷雨中他们从来没有停止过一分钟。其实和我们一样,他们嘴上说着不想家人,晚上看着家人的照片,做梦都甜,想着老妈做的饭菜……防疫消杀时,看着工人们一脸茫然,他们不知道什么是消杀防控,不了解疫情有多凶险,意外可能随时和他们擦肩。我们能做的是教他们消杀药液的配比和设备使用,让他们当场实践,每一个步骤都记下了,会使用了,我们才心安。”

帮助别人  累也是甜

“接到赶赴武汉的消息时,说实话心里有些害怕,默默祈祷平安。到了武汉,看到各大医院有那么多医生、护士奋战在救死扶伤的一线,那么多三军将士支援一线,还有那么多默默无闻的志愿者奋不顾身的工作在一线。我们怕什么,说干就干,兄弟几个开车为全市的聋哑人等弱势群体送去了口罩和防护用品,他们不会说话也听不见,我们只能在手机里交流,看着他们高兴的样子,我自己都感动,被人需要是件幸福的事,帮助了别人自己再苦再累心也安,累也是甜。”队员们说。

当了解到各地援鄂医疗队一线医务人员防护物资不足时,队员们把自用防护用品尽可能分给各个医疗队。李俊岭说:“看到医疗队伍防护物资匮乏,真的痛心,我知道这个时候不是我们发扬风格的时候,但还是把用于我们自身防护的物资最大限度地分给了他们一些,可能微不足道,但已经尽我们最大努力了。”

因为武汉疫情严重,当地餐厅都已关门,队员们只能用简易锅灶在旅店里自己做饭吃,消杀结束回到旅店吃上饭往往已是夜里九十点钟。李俊岭说:“虽然我知道把自己封存在一个相对小的空间是安全的,但为了帮到更多的人,我不会停下自己的脚步!疫情不退,我们不回。”

(本文部分内容来源于北京平澜公益基金会公众号,图片由防疫消杀志愿服务队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