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中红在线!
当前版面:A2
下一版:A3 上一版:A1

驰援武汉的“萨日朗”

——记中国红十字会救护转运车队内蒙古队队长、红十字志愿者陈辰

打印本页 2020/3/6 9:38:40 来源:《中国红十字报》 查看本版面

■  记者   杨振宇

17年前,她走出校门,冲在抗击“非典”一线;17年后,她再次披上白色战袍,千里驰援武汉。

她处事果断干练,被同事们称为“草原女汉子”;她体贴细腻,对患者和队员关怀备至。她像草原上的萨日朗花一样,外表柔弱,内心坚强。

她是内蒙古自治区中医医院肛肠一科主管护师、中国红十字会救护转运车队内蒙古队临时党支部书记兼队长陈辰。

抗击“非典”的白衣天使

2003年,“非典”疫情在中国肆虐,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是重灾区。

刚从内蒙古医院卫校毕业,参加工作不到两个月的陈辰被安排到内蒙古自治区中蒙医院“非典办”工作,协助医生对住院病人进行排查。3个多月的时间里,白衣战士们守住了医院的安全,也守住了医护人员的安全。“非典”期间,内蒙古自治区中蒙医院成为当时呼市地区百姓最放心的医院之一。

陈辰说:“‘非典’虽然带来了灾难,但让我经历了磨砺,让我学会坚强、学会勇敢、学会担当、学会感恩。”

千里驰援武汉的草原儿女

2020年,“非典”过去17年后,湖北省武汉市发生新冠肺炎重大疫情。

疫情发展初期,陈辰便开始积极参加医院感染科的防护培训,努力学习防护知识,做好随时“冲锋陷阵”的准备。

大年初二,陈辰向医院领导递交了支援湖北的请愿书:“……我是一名医护人员,也是一名党员,在这病毒肆虐之时,我自愿申请加入到一线战斗中,尽我绵薄之力,不计报酬,冲锋在前,无论生死!”此后,陈辰又多次向科室、党支部及医院领导请战。

2月9日上午11时,陈辰终于等到了紧急驰援武汉的命令。得知女儿要去“前线”,母亲哭得像泪人,陈辰安慰母亲:“妈,您放心吧,我是党员,组织派我去是对我的信任,也是对我的考验。”

此次赴汉,陈辰作为救援队临时党支部书记兼领队,将和队友们执行新冠肺炎患者的转运任务。

出征仪式上,护士长说:“陈辰在工作中表现突出,临床护理经验丰富。此次出征,我相信她一定能圆满完成任务,平安凯旋!”

出发前,看着年迈的父母和女儿依依不舍的眼神,这个一贯坚强的姑娘落泪了。她说:“我绝不辜负领导对我的信任,绝不辜负同事及家人的期望,我一定完成任务,把大家平平安安带回来。”

救护车上的生命“摆渡人”

抵达武汉后,娇小的陈辰成了队员们眼中“不折不扣的草原女汉子”,处事干练,有“大姐大”的气质。

冬末春初,武汉气候变化无常。在雨雪中,在烈日下,陈辰带领队员们克服种种困难,争分夺秒,把一位位患者安全送达指定的医院救治。

陈辰说,穿上厚厚的防护服和隔离衣,立刻处于缺氧的环境中,憋闷难耐,终于体会到了抗击疫情一线医护人员的不易,也为自己是其中一员而自豪。

转运过程中,陈辰要和新冠肺炎患者“零距离”接触,其危险可想而知。

第一次转运新冠肺炎患者时,陈辰心里不免紧张,手心也冒出了汗,但是当见到躺在担架上的患者时,那种紧张立刻消失了。她说:“我是医护人员,这是我的天职。”

第一次转运的患者年龄较大,症状较重,在狭窄的救护车内,陈辰一边紧紧握住面罩帮患者吸氧,一边和她交流,缓解患者的情绪。转运途中,这名患者紧紧揪住陈辰的防护服,险些打掉了她的护目镜。

另一次危险发生在2月19日,当天中午,陈辰接到将几名重症患者从中国人民解放军空降兵医院转运至火神山医院的任务,这也是她第一次前往火神山医院转运患者。

由于路途较远且颠簸,一名患者在途中出现了呼吸困难和咳血等症状,陈辰立刻给患者吸氧,并将其头部偏向一侧以防窒息,随后用吸痰器帮助患者吸痰。

到达火神山医院后,办理完交接手续,已是下午6点多,陈辰的护目镜上满是雾气,视线模糊,她的手套和防护服上沾满了新冠肺炎患者咳出的血液和痰液。

将患者安全送到病房,火神山医院接诊的医护人员看到陈辰的样子吓得目瞪口呆。大家仔细检查了她的防护服,确认完好后才让她返程。

还有些老年患者在转运途中情绪不安,陈辰像哄小孩一样,拉着患者的手不断安慰他们。

“女汉子”也有细腻体贴的一面。2月18日是队员陈佳乐的生日。当天一早,陈辰与其他队员商量,准备给陈佳乐一个惊喜,为他过一个特殊的生日。

随陈辰在美团上订购了一个蛋糕。5个多小时后,完成转运任务的“寿星”陈佳乐回到驻地,陈辰打电话“骗”他到会议室开会。

风尘仆仆的陈佳乐推开会议室的门,见到捧着生日蛋糕的陈辰和其他队员们笑着拥上前来,大家齐声说:“佳乐,生日快乐!”

陈佳乐愣在原地,泪水溢出眼眶。点上蜡烛,陈佳乐和队员们许下了一个共同的心愿:“愿疫情早日结束,大家平安回家。”

实现这一心愿,需要万众一心众志成城,需要医护人员艰辛的付出。穿着密不透风防护服和隔离衣,陈辰曾连续工作8个多小时。结束一天的工作返回驻地后,需要对车辆和医护人员进行整体消杀,刺鼻的消毒液熏得人头晕目眩,恶心反胃。

消杀之后,脱去所有防护服装备的陈辰皮肤红肿,脸上是护目镜和口罩带留下的深深痕迹,她用力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笑着说:“感觉整个世界都是自己的了。”

穿着被汗水湿透的衣服,筋疲力尽地回到驻地,匆匆吃过晚饭后,陈辰还要整理汇报当天的工作情况。

完成一天所有工作后,浑身酸痛的陈辰终于能躺在有些湿冷的床上休息了。她说:“每天的这一刻,我都感觉我们离抗击疫情胜利又近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