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中红在线!
当前版面:A4
下一版: 上一版:A3

“看到疫情好转,心里特别敞亮”

——记中国红十字会救护转运车队吉林队

打印本页 2020/3/13 9:19:08 来源:《中国红十字报》 查看本版面

■  记者   杨振宇

3月3日上午,中国红十字会救护转运车队吉林队的8名队员在驻地休整待命,这是他们抵达武汉以来,难得的相聚时刻。

2月21日晚,吉林队抵达湖北省武汉市,在协和医院西院区开展新冠肺炎患者转运工作。截至3月7日,吉林队累计转运患者26名,行驶里程800余公里,其中包括多名危重症患者。

8人中,4位医护人员来自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4位驾驶员均为红十字志愿者,他们中有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也有公司经理和企业法人。

这是一支年轻的队伍,平均年龄36.5岁。队长贾冶是吉大一院肾病内科主任医师,17年前,他曾站在抗击SARS疫情一线,是名副其实的“抗疫老将”。

在武汉,贾冶不仅要参与转运任务,还要负责队员们的安全。每天的转运工作结束后,队员们都要开会总结经验,吸取教训。他说:“队员们精神状态非常好,我也经常给他们鼓劲,毕竟他们都比我小很多。”

每次转运前,队员们都会针对每个患者的情况,充分做好各种应急预案,严格执行《吉林省红十字会援鄂重症患者转运队“三查七对”制度》。

其中,“三查”指检查车辆是否安全运行;检查车上急救药品及设备是否充足并完好;检查队员健康状态以及防护措施是否妥善。

“七对”包括与转运指挥部门核对转运任务;与疗区医务人员及患者核对患者个人信息确保无误;与病区医生对接患者病情及相关注意事项;若转运至患者家中,需与家属及社区确认地址及交接事项;若转运至隔离点或医院,需与相关负责人确认接收地点及交接人联络方式;核对并确认转运路线;转运至目的地后,与接收方核对信息并签署转运接收单。每次完成转运任务后,都会组织讨论并总结经验,找出不足,不断优化流程。

来武汉之前,刘世存用剃须刀给自己剃了个光头。

在当地应急救援领域,刘世存大名鼎鼎,出征前,他一直在长春市和队友们开展消杀工作。

从事应急救援工作七年来,刘世存平均每年参与过100余次溺水救援,也参与过地震、洪水等灾害的救援,多次行走在生死边缘。最危险的一次发生在吉林省永吉县参与洪灾救援中,刘世存和队友们住在3楼,洪水淹到2楼。

他说:“我们习惯了面对危险,所以这次来武汉,我没有任何担心,做好防护就没问题。”

高祯鹏同样参与过多次灾害救援,从1月25日开始,他一直参与吉林省的消杀任务,

作为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和吉林省红十字会的应急救护师资,在武汉的转运工作中,高祯鹏最远的一次驱车往返100余公里。

转运中,一些患者会在下车后给他深鞠一躬,真诚地说:“谢谢你!”这让高祯鹏感动不已。

刘明曦是创伤骨科医生,2003“非典”肆虐时,他正值高考。新闻报道里,舍己为人的医护人员让他深受感动,于是毫不犹豫地报考了第三军医大学临床医学系,并顺利成为一名军医。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第一时间向领导请愿,希望能冲到第一线,与全国同仁共同抗击疫情。

刘明曦说:“我有16年党龄,14年军龄,如今武汉有难,我必须得站出来,能在这里出一份力,我觉得挺自豪的。”

在转运中,他遇到过一位50岁左右的阿姨,一上救护车就坐到了最后面,并捂住口罩,努力地忍着咳嗽。问及原因,她说:“医生,我是重症患者,怕传染给你。”

“这样善良的人,怎么可能会被疫情击倒呢?有这样一群努力而又善良的人,抗‘疫’胜利指日可待!”刘明曦说。

走在路上,偶尔遇到武汉市民,他们会非常热情地打招呼,发自内心地感谢援鄂医疗队。刘明曦说:“我看到他们觉得像看到自己家人一样,为了他们,我们没有什么不能付出的。现在看到疫情形势越来越好,我心里特别敞亮!”

17年前,非典疫情期间,陈勃还在上大学。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立即报名前往武汉。“我是党员,必须往前冲,绝不能后退! ”

2月27日,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方舱医院的患者需全部转运至其他医院。下午4点半,接到任务的陈勃和王洪斌没顾上吃饭,迅速赶到医院参加转运。其间,其他队员担心他们太累,提出前去轮换,陈勃说:“防护物资很宝贵,把我们换回去不仅浪费防护服,也会增加感染的几率,我们可以坚持!”当晚,两位队员连续工作5个小时,共转运10余名重症新冠肺炎患者。

贾冶说:“这几位驾驶员都是公司经理,本可以不来的,但是他们依旧放弃了舒适的生活,千里驰援武汉。”

王洪斌就是其中之一。他说:“就想做点好事,尽自己的能力帮助别人,就这么简单。这次能有机会来武汉,我非常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