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中红在线!
当前版面:A3
下一版:A4 上一版:A2

溺水防范行动必须下沉到农村

打印本页 2020/6/26 9:26:54 来源:《中国红十字报》 查看本版面

■  蒋璟璟

近日,重庆8名小学生不幸溺亡。据媒体报道,出事前,这8名来自潼南区米心镇的小学生相约到镇上河坝一处宽阔水域玩耍,其间1人不慎失足落水,旁边7人前去营救,最终一并落水。

8名小学生同时落水殒命,这无疑是近年来最为严重的溺亡事故之一了。悲剧总是猝不及防,悲剧每每往复循环。应该说,每一起孩童溺水身亡惨案,都有各自特殊的前因后果。但其中暴露出来的那些高度一致的致命失误,无疑更加令人触目惊心。

梳理儿童溺亡事故,某些共性的规律,强烈而刺眼。首先,其发生的时空背景,多是暑假前后,村镇附近的开放水域;再者,溺亡儿童多是“两三结伙,三五成群”……换言之,当一群农村孩子成群结队去河边玩耍、去野河游泳,出事的概率必将陡增。乡村场景下,大人忙于生计,习惯性的放养式育儿以及“留守儿童”等等因素,都从根本上注定了防止孩童溺水知易行难。

关于儿童溺水事件,敏感时段、高发地带、高危人群都显而易见。理论上,这将给有针对性的高效预防提供便利。然而,现实情况是,每年类似悲剧仍会重演。这一方面表明,我们的安全巡查、生命教育、风险提示、技能训练等等方面做得还很不够;另一方面,也指向了某些深层次的问题,即农村社会的结构性矛盾,如监护人的精力与看护教养子女客观需求之间的矛盾,再如孩子们旺盛的精力、多余的时间与乡村生活客观上的单调无聊之间的矛盾。

风险系数最高的地方,恰恰是安防力量最薄弱的地方,这是儿童溺亡久久难以杜绝的关键症结。直面过往带血的教学,有关溺水防范的公共行动,必须进一步下沉到农村,必须展现出更多的侧重性和精准到达的渗透性。除此以外,不让农村孩子继续置身险境“玩水”,我们也要创造条件提供更多替代性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