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报刊社!
当前版面:A2
下一版:A3 上一版:A1

一次充满坎坷的爱心捐献

新婚在即,淮南小伙欲“捐髓”遭家人阻拦;决不放弃,耐心劝解两月终偿所愿

打印本页 2018-1-2 8:59:07 来源:《中国红十字报》 查看本版面

■  淮红

捐献造血干细胞,对于红十字志愿者来说已不算什么新闻。但近日,安徽省淮南市一位90后新郎捐献造血干细胞挽救一名2岁患儿生命的经历却殊为不易。

盼早日四世同堂,老人强烈反对捐献

2014年8月,淮南市开展全市党员干部团员青年向张宝学习加入中华骨髓库活动的第一天,一个叫杨帆的憨厚小伙悄悄加入了捐献志愿者行列。他没想到,3年后,自己会因为这次行动打乱全家人的平静生活,并经历了一次充满坎坷与艰辛的爱心之旅。

2017年8月的一天,27岁的杨帆接到一个意外来电,说他与一位血液病患者配型成功。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询问杨帆是否愿意捐献,他愣了一下,才想起3年前曾在中华骨髓库留存血液样本,没想到如今真与一位患者配型成功了。

杨帆感到既意外又欣喜,当即答应捐献。即将结婚的他一边忙着筹备婚礼,一边在紧张工作之余,挤出时间一次次赶往医院进行高分辨采样、体检。

第一次体检后,部分项目不合格需要复查,杨帆二话不说再次前往医院,直到得知复查合格,才松了一口气。

因新婚不久,担心两家长辈反对捐献,杨帆一直瞒着家人,打算“先斩后奏”。可捐献要请一周的假,这下他觉得不好隐瞒了,才告诉了家人。

杨家是个大家庭,祖孙三代,扬帆是长孙。老一辈正盼着早日四世同堂,听说要捐献“骨髓”,这还了得。家人表示强烈反对,一些亲友还把网上搜索的谣言、负面说法发给杨帆父母,一家人更感担忧。

孝顺的杨帆感到了不小压力。但他没有放弃,一次次与红十字会工作人员沟通交流,说出自己的想法和对策,一遍遍向家人耐心解释造血干细胞捐献知识和意义,但收效甚微。

淮南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表示,希望能登门拜访,面对面介绍捐献情况,做做杨帆家人的思想工作,但经杨帆几次转告劝说,家人仍然不愿接受红十字会登门。

登门动员受阻,所有压力都扛在了不肯放弃的杨帆肩上。他想方设法和家人周旋,思索最好的应对策略。

杨帆深知母亲性格温柔、心肠软,决定先“主攻”母亲。

经过再三劝解,母亲心中的天平终于倾向了儿子。“儿子是个憨直朴实的好孩子,他坚持要做的好事怎能不支持呢?”母亲开始帮着儿子做其他人的思想工作,但进展依然艰难。

一天不行两天,一周不行两周,十次八次不行就天天讲。为此,从不惹长辈生气的杨帆甚至和父亲发生了冲突。

“家人就是因为不了解捐献真正的情况才担心害怕,其实他们都是朴实善良的人,平时也很支持我参加无偿献血等公益活动。”杨帆说,家人不是不愿意他捐献,而是觉得时间不合适,希望等他孕育小宝宝后再去捐献。

看到家人从一点都听不进去,到态度有所转变,杨帆觉得“有戏了”,于是加紧攻势。尤其是得知对方是一个才2岁的地中海贫血患儿,做幼教工作的母亲更被打动了,做起家人思想工作更是得心应手。

最终,父亲、爷爷及其他家人都被杨帆的赤忱和爱心打动,踟躇着同意了。

“刚结婚就有个2岁宝贝,多好!”

“此次捐献动员时间之长、经历之多是市红十字会以往没有遇到的,也给工作人员极大考验。”淮南市红十字会秘书长陈玉琴说。

陈玉琴介绍,为了能让杨帆和家人打消顾虑,淮南市红十字会专门把他请来,详细介绍捐献过程和相关知识,请来以往捐献者与他交流,畅谈捐献感受和目前的生活状况,还特意介绍了几位捐献后结婚生子的捐献者,准备了许多捐献资料,请杨帆转告家人。

为了和杨帆家人好沟通、沟通好,陈玉琴不仅一遍遍打腹稿,还写了整整3页提纲,从捐献知识、捐献过程、张宝等身边事例等8个方面,一次次打电话与杨帆家人沟通,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像“唠家常”似的交谈。

“不管家人说什么,什么样的态度,都要十二分的热情和耐心,为人家设身处地的考虑,不能急于求成,不能心理不舒服,不能对捐献者和家人有看法。”陈玉琴再三告诫工作人员。

正面动员难度巨大,陈玉琴也从侧面迂回,试图从患者情况中找出更能打动杨帆家人、产生心理共鸣的捐献理由。

在不违反中华骨髓库管理规定的情况下,陈玉琴得知,对方是一位仅2岁的小患者,不需要捐献者捐献太多造血干细胞,采集时间也不长,而且移植效果会非常好。

陈玉琴感觉这点十分重要,肯定会带来转机,第一时间先向杨帆说明,请他把这一情况转告家人:那个可爱又可怜的孩子正和全家一起焦急等待,只要100毫升左右的造血干细胞,就能挽救孩子的生命、挽救一家人的幸福。

最终,这一消息成了打破杨帆家人忧虑的“实锤”。

2017年12月7日,杨帆在中国好人、淮南市道德模范、造血干细胞捐献者史柯全程陪护下,在安徽省立医院成功捐献造血干细胞。

当天,安徽省、淮南市红十字会及杨帆所在单位负责人,陪着杨帆家人赶到医院为杨帆加油,杨帆的岳父母,也抱着孙子一早赶到了医院。“没见到之前总不放心,哪想到捐献这么简单呢。”朴实的岳母说。

“我刚结婚就有了个2岁宝贝,多好啊!爸妈,您们早就有孙子了!” 看着患儿所在医院医生拎着装着“生命种子”的保温箱匆匆离去,杨帆憨厚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