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报刊社!
当前版面:A3
下一版:A4 上一版:A2

我们需要一个怎样的救助生态

打印本页 2018-1-5 8:40:22 来源:《中国红十字报》 查看本版面


社会救助价值取向和行为方式,决定着社会救助生态的建立。生态的好坏也会影响社会救助的参与面和可持续性。


■  宋玫

献血志愿者小章是位很执着的人。曾经一年要献血十次,现在因为身体原因,他不得不控制献血次数。不少志愿者与他有类似经历,在献血量和献血次数方面相互赶超,热情高涨。

一位义工把所有周末和假期用于为独居老人送餐,并对此颇为自豪。然而,他的老母亲却变成了无人送餐、也没有人陪伴的独居老人,盼望父亲回家一起吃饭成了他儿子的奢望。

曾经,笔者偶尔看到一篇披露德国社会救助领域荒诞现象的文章:“德国最大的产业是社会救助产业,从业人员有200万,相当于德国汽车业、建筑业、采矿业、钢铁业、渔业、飞机制造业绩能源行业的从业人员数量总和。德国统一初期,民主德国地区失业问题严重,德国政府成立了许多就业机构,帮助失业者找工作。多年以后,统一带来的失业问题早已不复存在,但众多就业机构却延续下来,并创造出一种独特的‘失业经济’——靠帮助失业者找工作,甚至人为创造出只为解决失业问题而存在的工作岗位,以获得来自政府的补贴。”

以上几个事例有一个共同特点——偏离了社会救助的本意。

通常说的社会救助,包含政府救助和民间救助。救助的目标是为了解决社会的特别需求。哪里有社会需求出现,就有人来提供帮助。对个人而言,救助他人应该是力所能及范围内的助人行为,而不是基于自身牺牲的无边奉献。对政府而言,社会救助是调配资源、弥补缺失、平衡强弱的事业,其结果应体现社会价值和社会正义,有着浓厚的伦理和道德意蕴。

香港的“健康快车”大型公益助医项目,就是社会救助成功范例之一。“健康快车”是20年前香港回归时,香港企业家和普通市民捐款建造的火车医院,作为香港献给祖国的礼物。这列火车每年停靠三个县市,每次停留三个月,主要给大陆白内障贫困患者提供免费治疗。20年来,火车医院走过了大半个中国,为18万余名贫困白内障患者提供免费医疗服务,让他们重见光明。尽管如此,各地仍有不少病患错过获助机会。为此,“健康快车”在每一个停靠点建立基地医院眼科中心,培训医生,资以先进设备,当“健康快车”离开时,当地眼科中心可以继续为贫困患者做手术,成为开不走的“健康快车”。

在授人以鱼的同时,授人以渔,是“健康快车”开了20年经久不衰的原因之一。由于该项目形式和内容都与社会需求相吻合,让捐献者感受到自己行为的价值所在,“健康快车”每年都能源源不断地筹足所需的大笔资金。

现实中,因政府主导的社会救助不可能覆盖所有方面需求,所以民间参与救助成为必要。笔者认为,社会文明程度越高,以民间公益方式来解决社会问题的现象会更为突出。例如,美国中学生高考结束申请大学时,有一个必须提交审查的内容——高中时期参与公益活动、社区服务的时间。考生还需阐述自己做社区服务的回顾和反思:对其他人有什么帮助?对个人成长有什么好处?是否把它作为今后个人发展的一个重要环节等。此项措施的目的是从小培养公民对公益的认知度和自觉性。

社会救助的价值取向和行为方式,决定着社会救助生态的建立。同样,生态的好坏也会影响社会救助的参与面和可持续性。不管政府还是个人,都需要一个可持续发展、多赢共进的救助生态环境。这需要理性的调节和向善的指导。感性与理性的结合,自利与互利的平衡、政府与社会的相融、当前与长远的兼顾,这些都是良好救助生态不可或缺的基础。

一个好的社会救助生态,既需要有滋生公益行为的土壤,使每个遇到危难的人能从社会的温暖中吸取营养,又能建立起一种内生的保护,有效防止社会救助异化的倾向。只有这样,社会救助的价值才能够真正彰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