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报刊社!
当前版面:A3
下一版:A4 上一版:A2

“人道”是个外来词

打印本页 2018-1-9 8:49:20 来源:《中国红十字报》 查看本版面


■  陈凡

“人道”一词是伦理学中一个很小的概念,世界上还没有专门的人道理论体系。

英语语言里,“人道主义”(Humanitarianism)与“人文主义”(humanism)由于词根(human)和后缀(ism)完全一样,加之目前没有体系化的人道理论研究,所以这两个词历史上经常被人不假思索地翻译为“人道主义”,实际上两者是有区别的。

人文主义(Humanism),也称“人本主义”,是一种哲学和伦理的立场和态度,是一种思潮,强调人是万物之灵,强调人的价值,以人为中心,强调以人为“本”,以“人本”反对“神本”。“人文主义”思潮发端盛行于14-16世纪欧洲的文艺复兴时期,没有后续的传承和理论体系,它有开端,也有结束。

人道主义(Humanitarianism),是指对人性天良的伦理思考和价值判断。严格地说,它不能称之为“主义”,如同“慈善”不能称为“慈善主义”一样。

人道是人类内在的(天生的)悲悯、善良、仁爱、同情和宽恕情感,衍生为人理性的道德伦理价值判断。人道情感泛存于所有人心中。有人的地方就有人道。人道的施与受在性别、族群、年龄、宗教、能力或国籍等方面,没有任何区别,也不受任何历史条件和宗教文化制约和限制。人道具有泛世的伦理价值。

国际红十字运动的“人道主义”,是“Humanitarianism”。

位于瑞士日内瓦的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博物馆里,用了六条投影字幕作装饰,字幕用其各自民族的母语写道:要爱邻居,像爱自己一样(摩西·犹太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孔子·儒学);诸恶莫作,众善奉行(释迦牟尼·佛教);我饿了,你给我吃,渴了,你给我喝,我坐牢,你们来探视我(耶稣·基督教);俘虏是你的兄弟,凭真主的保佑,他才落入你的手中(穆罕默德·伊斯兰教)。

六条字幕中,有四条是“神谕”,唯有中国的孔夫子是人,说的是“人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已被全世界广泛认同,被世界誉为为人处世的“黄金法则”(Golden Principle)。

国际红十字运动的“人道”,本身是一种悲天悯人的博爱情怀。博物馆里展示的世界经典文化箴言,显示了国际红十字运动的人道价值理念,揭示了根植于世界各民族文化和宗教道德伦理价值的共同财富,这就是“人道主义”。

在探究、溯源中国的“人道”文化时,会发现古汉语中也有“人道”这个词。古汉语中,“人道”是相对于“天道”“地道”而论的,主要指君臣父子等人伦关系,以及生育生殖的概念,与“博爱”“仁慈”不相干。

如果要溯源现代“人道”一词的古汉语对应词汇的话,最接近的应该是中国墨家的“兼爱”和“非攻”,以及“孔孟之道”的“仁”和“恕”。

墨子“兼爱”禁止“强执弱”“富侮贫”“贵傲贱”“诈欺愚”,这简直是现代人道主义和“国际人道法”的灵魂所在。研究中国人道思想文化,多半讲的是儒家之“仁”,但笔者认为墨家才是最靠近现代“人道”概念的大家。

古汉语“人道”一词,又是怎么被植入“博爱”“仁爱”含义的呢?这又是翻译惹的“祸”。

现代汉语“人道”这个词,是外来词,它来自日语。

日本红十字会成立于1877年,是亚洲最早成立的国家红会。中国红十字运动启蒙于日本。

中国红十字运动的先驱们从日本引进“人道”理念时,将这个日语词中植入的“仁爱”与“博爱”意义一同引了进来。其实,此“人道”非彼“人道”。

可以设想,如果前人将日语的“人道”,翻译为汉语的“博爱”或“仁爱”的话,现在的中国红十字会也许就会被称为“博爱组织”,而不是“人道组织”了。

现代“人道”一词,可以说是国际红十字运动贡献给中国语言文字的珍贵大礼。

当然,关于“人道”一词是中国引进的日语外来词一说,盼有兴趣朋友和同仁继续思辨溯源。

(作者系湖北省红十字会事业发展部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