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报刊社!
当前版面:A4
下一版: 上一版:A3

慈善这件事,学学那些美国富豪吧

打印本页 2018/1/9 8:05:57 来源:《中国红十字报》 查看本版面


2017年“地球上最富有的8个人”从左至右,顺时针方向依次为:比尔·盖茨、阿曼西奥·奥尔特加·高纳、沃伦·E·巴菲特、卡洛斯·斯里姆·赫卢、杰夫·贝佐斯、马克·扎克伯格、劳伦斯· J·艾利森、迈克尔·R·布隆伯格


“当其他亿万富豪乘着私人飞机、住着超级豪宅、在奢侈品店购物时,巴菲特却坚持住在1958年花31500美元买下的奥马哈的房子,穿着皱巴巴的衣服和磨损的鞋子,吃着便宜的麦当劳汉堡,喝着樱桃味的可口可乐”


在全球化的现代世界,财富集中有多严重?2017年的答案是:地球上最富有的8个人的财富,等同于50%的人的财富总和。

亿万富翁阶层与普通人的生活持续分离,财富集中过于极端,这已经由经济危机演化成了全球性的道德危机。事实上,巴菲特、盖茨和达里奥等巨富人群也感到了压力,他们非常担心社会因财富分化严重而形成反噬。

在这样的背景下,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税改制度更是饱受批评,因为税改包括将企业税率从35%削减至20%,暂时降低个人所得税等,这项政策被认为是“劫贫济富”。事实上,美国很多富人对于税改前的美国税收政策一直提出抗议,不过与很多人想象的不同,他们不是抱怨税率太高,而是感慨税率实在是太低了,完全不利于社会财富流向更公平的方向。

早在2007年,巴菲特就曾指出,在没有刻意避税的情况下,其收入的17.7%用于交纳所得税。而他的秘书2016年收入为6万美元,其中30%交了所得税。巴菲特说,占人口1%的富人所负担税率比“我们的接待员,甚至清洁工都低”。他呼吁富人考虑其余99%的人的处境。

中国正走在美国的历史车轮之上,观照巴菲特等美国富豪对金钱的使用方式,对个人成功的深刻看法,毫无疑问会使中国的富有群体认真思考财富的真谛和慈善的意义,以及他们目前所做的事的公正性。

巴菲特:捐出99%以上个人财富

2006年之前,巴菲特一直坚持将其大部分财产在离世之后再投入慈善事业,并且未制定任何捐赠计划,事实上,他因为没有捐款曾备受批评。当然,这并不是因为巴菲特吝啬,而是他认为,“积累资金速度较快的人更适合20年后参与慈善事业,积累资金速度较慢的人有理由多尽心于当前的慈善事业”。

2006年6月份,巴菲特却突然宣布将立刻实施捐献,许诺将逐步把自己持有的85%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票赠予5家基金会。其中的5/6将进入世界上最大的慈善组织:资产达300亿美元的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

由于巴菲特的捐赠与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未来股价挂钩,所以人们无法计算出这笔捐赠的总价值。即便如此,以2006年的价格计算,这部分股票的价值也令人瞠目结舌:370亿美元。仅此一点,就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慈善捐款。如果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价呈上升趋势,那么,巴菲特最终的捐款额会远远超出这个数字。

2010年,巴菲特、盖茨和梅琳达三人倡导数百位美国富豪承诺将自己至少一半财富捐给慈善事业。彼时,巴菲特又重申了自己的决定:“在我有生之年或去世时,将向慈善机构捐出99%以上的个人财富,用以惠及那些由于命运的不公平而饱受生活不幸的人。迄今为止,我已经捐出了20%的股票(包括我已故妻子苏珊·巴菲特的股份)。

6000亿美元的挑战

2009年5月,有人爆料给媒体,美国最富有的两个人,比尔·盖茨和沃伦·巴菲特在纽约市秘密组织、主导了一次亿万富翁晚宴。据说晚宴由戴维·洛克菲勒主持,包括纽约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和奥普拉·温弗里在内的重要人士都参与其中,晚宴的主题是慈善。

与会的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前首席执行官帕蒂·斯通西弗告诉《西雅图时报》,这只是朋友和同事之间讨论慈善想法的一次聚会。不过,这次讨论却蕴藏着极大改变美国人慈善捐赠行为的可能,并引导他们提高捐赠数额。通过晚宴,盖茨和巴菲特开启了一场可谓史上最大规模的募捐活动。任何类型的捐款者他们都欢迎,但最直接的目标还是亿万富翁,他们希望这一群体大幅提升对慈善机构的捐赠数额。

随着另外两次晚宴的举行(均未被披露),巴菲特和盖茨夫妇最终设定了一个目标:从“福布斯400”富豪榜单开始,带动超级富豪承诺(字面上的“承诺”)在他们有生之年或去世时至少捐出一半身家给慈善事业。某杂志称“福布斯400”富豪榜2009年的净资产合计大约为1.2万亿美元,因此,如果这400人在有生之年或去世时捐出一半家产,那就是6000亿美元。

且不说“福布斯400”富豪榜,只要看看美国国税局发布的年度捐赠和遗产税数据,就知道超级富豪的捐赠距离6000亿美元的目标还有多远。但总体而言,美国的情况令人尊敬:在做慈善的慷慨度方面远超其他国家,年捐款额在3000亿美元左右。

取之于社会,回馈于社会

了解巴菲特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吝啬鬼”。当其他亿万富豪乘着私人飞机、住着超级豪宅、在奢侈品店购物时,巴菲特却坚持住在1958年花31500美元买下的奥马哈的房子,穿着皱巴巴的衣服和磨损的鞋子,吃着便宜的麦当劳汉堡,喝着樱桃味的可口可乐。

“对于任何物质的东西,我都不是很感兴趣。”巴菲特对世俗诱惑很有免疫力,即使在他成为世界级富翁后,他也一直过着极其朴素的生活。

巴菲特说:“有些物质上的东西使我的生活更惬意,但也有很多东西不能。拥有一架昂贵的私人飞机挺不错的,但拥有半打豪宅却是一种负担。你占有的越多,越被物质占有。我所拥有的最珍贵的财富,除了健康以外,就是形形色色的有趣而恒久的朋友。”

那么,不爱花钱的巴菲特,为什么几十年来都不知疲倦,醉心于不断赚钱呢?一是因为巴菲特热爱金钱,赚钱的游戏就是他生命中活力的源泉。他说:“并非因为我只想得到钱,而是因为我觉得赚到钱并且看到钱生出更多的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二是因为巴菲特从来没把工作和个人生活分开,“我每天跳着踢踏舞去上班,在工作中,我总是会发现太多的乐趣。”

巴菲特对金钱的态度决定了他捐赠财产等一系列回馈社会的行为,他并非守财奴,他的节俭只是一种积极健康的生活态度,也是一种创造财富的手段。巴菲特并不醉心于财富的积累,他对财富的态度是:取之于社会,回馈于社会。(湛庐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