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光临中红在线!
当前版面:A4
下一版:A5 上一版:A3

生命教育 红十字在行动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生命电台》系列有声精品节目(摘编)

打印本页 2022/11/11 13:12:07 来源:《中国红十字报》 查看本版面

编者按:2022年,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组织动员全国红十字系统聚焦主责主业,大力开展以“救在身边”“爱心相髓”“生命接力”“人道救助”和“养老服务”为主题的“红十字生命教育”活动,在全社会倡导健康、科学、文明的生命理念,助力健康中国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近日,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联合北京广播电视台制作“生命教育——红十字在行动”专题系列广播节目“生命电台”,在北京广播电视台故事广播(FM95.4、AM603)播出,本报予以摘编,以飨读者。

这一方仪器里,安放着守护生命的密码

——救命神器AED的故事

生命的高度,从无人知晓;但人生的长短,可能在几分钟之内,就需要被丈量。一次心脏的悸动,或许伴随着未知的风险,只有充分的准备,才能修改既定的轨迹,与死神赛跑。

2019年3月25日傍晚,北京协和医院医生江伟和5名同事结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来到离单位不远的东单体育馆打羽毛球。当比赛正酣,一名工作人员忽然冲进来向几名医生大喊,说隔壁篮球馆有人晕倒,叫也叫不醒,让他们快去看看。江伟与同事当即扔下球拍向篮球馆冲去。

好在两个场馆相隔并不远,仅仅十几秒钟,6名医生已全部到位。经过询问,患者老张50岁左右,可能有心脏病史。江伟看向老张,发现他的嘴唇和脸色已经变成了紫色,知道病情不止是晕厥休克这么简单。他蹲下一摸老张的颈动脉,已经不再跳动;再去摸鼻息,呼吸也停止了。“这不是简单的休克,是猝死,现在老张已经没有心跳和呼吸了,要立即开展心肺复苏!”江伟当即与同事商量救援对策。

猝死是人类最严重的疾病之一。此时,老张的心脏已经骤停,如果不及时抢救,4到6分钟就会造成重要器官组织出现不可逆转的损害,甚至危及生命。事态紧急、刻不容缓,大家自发分工,有的医生维护气道畅通,有的医生检测血氧,剩下的医生开始心肺复苏。作为在ICU工作,经常面对急救患者的医生,江伟心里十分明白,心肺复苏只是将老张从死神手中抢回的第一步,如果现场有AED,那么成功的机率将会大大增加。

庆幸的是体育馆内有AED。此时,在几名医生的轮流按压中,老张的脸色虽然好了一点,但是还没有恢复自主心率。江伟立刻接好了AED电极进行除颤,一次除颤过去了,老张毫无动静;两次除颤过去了,老张还是没有任何自主反应;三次除颤过去了,所有人的心都悬起来了,可是仍然没有出现大家期望的效果。江伟和同伴脸上都渗出了大颗的汗珠,但他们没有放弃,经过第四次除颤,老张恢复了窦性心律!在场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这时,120的急救人员也赶到了现场,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老张恢复了自主呼吸,随后被送到了医院急诊继续救治。经过及时抢救,老张在抵达医院的半个小时后,就已经能开口讲话了,这意味着他没有出现脑缺氧等不可逆的损伤。晚上10时,江伟特地到医院看望了老张,他正在等待做冠脉造影检查,情况稳定。

很多人觉得老张是幸运的,据中国国家心血管病中心统计,我国平均每天都有约1500人死于心脏骤停,每分钟就有1个人因为心脏骤停突然倒地,这些意外通常发生在医院外,不是每个人都能等到飞驰而来的救护车,而院外抢救的成功率往往不到1%。但如果在猝死发生后的1分钟内,立即实施心肺复苏同时运用AED开展急救,那么抢救的成功率可提升至90%!

“使用AED,每个人都可以做到。当然,我们不希望用到AED,因为AED的使用意味着一个人的生命处在了最危急的时刻,但如果身边不幸出现了这种情况,甚至发生状况的就是我们最亲近的人,那么此时有AED,会使用AED,一定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江伟说。

2022年4月,广州南站地铁工作人员使用AED成功抢救一名心脏病患者;同年5月,杭州萧山一名学生呼吸停止,被AED救回;6月,北京一位上班族在公司停车场倒地,施救者用AED为他等待救护车的到来赢得宝贵时间。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

如今,中国很多城市开始系统部署AED。在北京,各类学校共配备1900余台AED,地铁全路网28条线路408座车站、6个火车站也已全部配备AED。在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每年的生命教育宣传中,AED的重要性和使用培训都是必不可少的内容。AED的使用与每个普通人息息相关,无论是谁,拿起AED的那一刻,就成了为挽救生命而努力的凡人英雄。那一方小小的仪器,安放着生命的守护密码。

愿你平安顺遂走好未来的人生路

——“血缘亲人”小李的故事

没有神的光环,你我生而平凡。可这看似微不足道的平凡,恰恰是一些人眼中可望而不可及的灿烂,因为他们正在深渊的边缘挣扎,因为他们苦苦祈盼着奇迹,因为他们急需一颗“生命的种子”。而让他们重生的曙光,只需要你我伸出援助的双手,奉献出一次无私的温暖。

2022年9月21日,小李拉着行李走进校园,开启了博士研究生生活。而他报到的日子,比其他同学足足晚了17天。小李却觉得这“迟到”很“值得”,因为在这17天里,他用自己的造血干细胞,挽救了一名花季少年的生命。故事的开头,还要从2019年说起。

2019年5月,小李在西藏一所技术学院当老师。一天,他在学校的无偿献血活动中,了解了造血干细胞捐献的相关信息。 

“我是学动物医学的,这个专业与医学相关,所以对造血干细胞捐献有一定了解。当工作人员讲完造血干细胞的用途以及对于危重症患者的重要性时,我更加明白这件事的意义有多大,我想帮助那些我不认识的、正在绝望边缘挣扎的人。”小李说,采集完血样之后,他问工作人员一般多久能遇到血样匹配的人,“他笑着告诉我,血样匹配的概率只有数十万分之一。所以能否捐献,什么时候捐献,全看缘分”。

出人意料的是,仅仅过去一年半,小李就接到了西藏自治区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电话。那是2020年12月,小李被告知他的血样和一位身患血液病的少年相合,需要再次筛查,小李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

2021年4月9日,小李完成了人类白细胞抗原(HLA)高分辨分型确认检测,正当一切准备就绪时,患者病情发生新变化,捐献工作按下暂停键。得知这个消息的小李仍然严格遵守捐献规定,经常参加体育活动,把身体维持在一个最佳状态。2022年7月,患者的病情有所缓解,符合造血干细胞捐献的标准,一切工作继续紧锣密鼓地展开。

捐献时间最终定在了9月,正是小李人生中辛苦、忙碌,又充满收获的一段日子。在这一年中,小李的妻子怀孕生产,给家里添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小李自己还考上动物医学专业博士研究生。9月,小李在西安老家准备博士报到,为了捐献造血干细胞,他需要提前一周赶到北京。安排好家里的大事小情、和学校商量延迟报到的小李还是没想到,又一个突发情况发生了。

此前,各地红十字会都会派专员全程陪同造血干细胞捐献者,帮助联络、协调造血干细胞采集医院等相关方,同时也会保障食宿、交通等后勤服务。但在小李捐献前,西藏拉萨、陕西西安都受到了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本应陪同小李赴京的工作人员必须居家隔离。了解情况后,他没有因突如其来的变化改变行程,独自踏上了前往北京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旅程。“我觉得这些都是小事儿,相对于挽救一个生命而言,这些都不算什么。”小李说。

其实,在小李眼中诸如此类“不值一提”的事儿还有很多。临行前,小李预订的机票因故两次变更飞行时间,到达时间太晚,他不想给北京接机的中华骨髓库工作人员添麻烦,就退掉了原来的机票,重新预订。为了配合疫情防控,在抵达北京等待捐献、注射动员剂的5天里,他被隔离在一间小小的病房内,除了每天去走廊打一次水,没有离开病房半步。

9月9日,小李按照计划,在血液分离机边躺了近4小时,完成造血干细胞采集。

当晚,从小李身上提取的“生命种子”造血干细胞由中华骨髓库工作人员专程运送到了患者所在的医院,并成功输入患者的身体。即使饱受病痛,少年仍然写下一封感谢信,并把自己随身佩戴12年的生肖牌作为礼物送给了未曾谋面、不知姓名的“血缘亲人”。

收到信和礼物的小李感慨万分,他说:“造血干细胞捐献于我而言是一件小事,给这位患者带来的却是延续青春生命的希望,能够以微薄之力给他人以温暖,我感到非常开心,也希望这位流淌着我血液的少年,平安顺遂地走好未来的人生道路。”

就用我的眼角膜,带别人去看姚明吧

——袖珍男孩陈彬的故事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遗忘。当那些被伤痛亲吻的人,对世界报之以歌时,爱就有了生动而艳丽的色彩。他们说,对生命的最高礼赞,就是将它分享给更需要的人;他们说,要用善举去充当深情的拥抱,让阳光填满那些期许的角落,快意度过绚烂的人生。

陈敏是杭州机床厂一名普通工人,日子一直过得平凡而温馨。1989年时,他的妻子即将临产,新生命带来的希望,让夫妻俩觉得生活更有了盼头。不久,孩子呱呱坠地,陈敏夫妻俩欣喜得不得了,给他取名陈彬。可在小陈彬6个月时,被诊断出患有先天性罕见病“黏多糖”症。

“黏多糖”症是一种先天性新陈代谢异常疾病,会影响细胞正常功能,造成身材矮小、发育迟缓等问题,甚至会危及生命。但小陈彬在病痛的折磨下,依然活得像一支绽放的太阳花,他由父亲背着去学校,从小学一直坚持到初中毕业。陈彬的坚强,却让父亲陈敏感到更加心酸。

“我们带他看过医生,医生说他活不过20岁,听到这句话时,我感觉天塌下来了。但彬彬和我说,他活着的每一天都是胜利,即使是短暂的人生,他也想要怒放的生命!”陈敏回忆。

17岁时,陈彬彻底丧失了行走能力。18岁成年后,他只有1.08米高,被大家亲切地称为“袖珍男孩”。

因为医生的那句“预言”,陈彬曾经把生命目标定在20岁,那年正好是2008年,他的愿望是去看看奥运会。这个看似轻而易举的愿望,实现起来却非常艰辛。2007年,陈彬发生肺部感染,在平常人身上打针输液就能扛过去的小病症,却让陈彬险些丧命。陈彬陷入了昏迷,但在家人的祈祷中,他顽强地和病魔抗争,终于熬了过来。陈彬清醒后,做了一件事,让父亲陈敏潸然泪下。

“彬彬醒来后告诉我,他决定签眼角膜捐献书。这意味着,如果彬彬要离开这个世界,他将把仍然保持活力的眼角膜,无偿奉献给另一位需要重见光明的人。我明白,对其他人来说,这个举动可能会改变他们的一生,但我真的太难过了。”陈敏说,直到彬彬的一句话,说服了自己,“他说,爸爸,我不知道之后还能挺过几回这样的情况,我还没有见过姚明呢,就用我的眼角膜,带别人去看姚明,去看NBA吧!”

早在2003年4月,陈彬就进行了志愿捐献遗体和器官登记,他希望用自己的一点力量,为社会做一些贡献。他的爱心善举,得到了社会的回馈。2008年,第四届斯坦科维奇杯洲际篮球赛在浙江杭州黄龙体育馆举行。组委会特意安排陈彬在现场观看中国男篮和俄罗斯队的比赛。比赛前,中国队所有球员都与陈彬合影留念。姚明走到陈彬身前,俯下身悄悄告诉陈彬,让他要坚强一点。

或许陈彬的乐观感动了上天,又或许他强大的内心战胜了命运,陈彬挺过了20岁的大关,像一株顽强的小草,继续努力生长。23岁后,陈彬的身体每况愈下,一天24个小时只能保持趴着的姿势,并且更加依赖呼吸机,时时刻刻都不能间断。

由于频繁进出医院,陈彬家每年的医药费高达几十万,生活极度困难。所幸社会各界的爱心人士与爱心团体始终关注着他们,为其家人办理了低保,并在医药费上给予支持。

虽然陈彬一直创造着医学上的奇迹,但让人遗憾的消息还是来临了。2021年9月7日早上8时22分,袖珍男孩陈彬永远离开了这个给予他爱、也让他付出爱的世界。陈彬的父母按照其生前愿望,通过浙江省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把他的遗体和大脑捐献给了浙江大学医学院,角膜捐献到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

“遗体和器官捐献是用一种特殊的方式,让看似消逝的生命以另一种形式得以延续。我儿子可以,我也可以。”陈彬去世后,父亲陈敏也填写了器官捐献登记表,决定向儿子看齐,成为一名遗体捐献志愿者。

英雄会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

——寺庄顶小学教导主任与红十字救援队的故事

在危险发生的地方,他们从天而降,变身逆行勇者;在痛苦抵达的地方,他们的声音如期而至,带来生活的希望。这世上向来没有与生俱来的无畏,有的只是挺身而出的勇敢;只因他们的守护,人性的光芒才如此夺目。

2021年7月的那一场雨,让许多河南人一生都难以忘记。从7月17日开始,郑州、新乡等地陆续出现强降水,不仅降雨量大、持续时间长,还逐渐转成了罕见的极端天气。7月20日,新乡市寺庄顶村成为一片汪洋,地势较低的楼房一层已经被水淹没,有数千人被围困,寺庄顶小学因为教学楼较高,成为了当地村民等待转移的集中点之一。赵志俭是寺庄顶小学的教导主任,20日晚上,他放心不下学校,冒着危险出了门。

“我当时就想着能做一点是一点,看见有谁被困或者没地方去的时候,我就招呼他去学校。学校一共三层,位置高,好救援。我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水已经快到大腿了,学校里面一片漆黑,只有我带着的手电筒发出微弱的光。”赵志俭回忆。

当时,一共有158人在学校避难,基本都集中在教学楼第三层,有一大半是外地人,其中有被水流从梦中惊醒的打工人,也有只是路过但被暴雨困住的一家五口。大家的状态都不好,面对眼前越涨越高的水,都默不作声,哪怕是平时最有活力的孩子,此时也只呆呆地看着远方。水位还在继续升高,大家不仅缺少食物,甚至没有干净的饮用水,情况十分危险。

赵志俭说:“黑暗中,有人悄悄地问我,老师,咱们要在这待几天呀?有人知道咱们被困了吗?会来救咱们吗?我坚定地告诉他,一定会有人来救援的。可实际上,救援人员什么时候能够抵达,仅有的一点物资能撑到什么时候,我心里也没数。”

所幸,红十字会的救援来得很及时。7月21日,陕西省汉中红十字天瀚救援队、青岛红十字搜救队来到了寺庄顶村,开始分批转移群众。

“救生艇从学校门口开进来时,大家都沸腾了,一片欢呼。红十字救援队按照‘孩子和老人’优先的顺序,分批次地让大家坐上了救生艇,大人们悬着的心放下了。”赵志俭坚持最后一个离开学校。坐上救生艇的时候,他回头望了一眼水中的教学楼,只一眼,就哽咽了。

“平时欢声笑语的学校,现在完全被泛黄的洪水毁掉了,我甚至不敢再看第二眼。红十字会工作人员拍了拍我的肩膀,可这一拍,让我的眼泪掉了下来。我不敢想象,还有一个多月就开学了,这可怎么恢复呢?我真怕学校办不下去,孩子们去哪里上课呢?”

几天后,水渐渐褪去,牵挂着学校的老师们,第一批返回了校园。刚到一楼,发现桌子、椅子和黑板都发霉了,学生们的东西被冲得东倒西歪、乱七八糟,一些不知道哪里来的鱼翻着泛白的肚皮躺在地上,泛着一股腥臭,蝇虫漫天飞。看到这样的场景,老师们都哭着跑了出来。赵志俭更是悲从中来,他感到深深的无力。就在这时,赵志俭接到了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电话。

 2021年7月25日,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启动河南校园灾后重建项目,帮助寺庄顶等25所被水灾严重损坏的学校重新进行环境改造、设备添置等工作。9月14日,寺庄顶小学的孩子们顺利开学,回到校园后的学生们看到焕然一新的校园,都惊讶地张大了嘴。

“我很庆幸孩子们没有看到学校被毁后惨不忍睹的样子,他们眼里看到的是美好的新生活,我觉得这是一个奇迹,是在中国红十字会和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帮助下,诞生的奇迹!”赵志俭说。

帮助寺庄顶村是红十字救援队和中国红基会在河南灾区开展救援与灾后重建的一次行动,也是红十字会所有人道行动的一个缩影。这些身着红十字服装的人,就是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平民英雄!

这是一个该慢下来享受生活的年纪

——曜阳养老服务中心的故事

云卷云舒,他们曾是时代的创造者和奉献者;如今迟暮,也要过得健康舒心。在他们身上,能看到岁月的沉淀,时光的掠影;在他们心里,都渴望无忧无虑的晚年。

周一早上9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在北京市海淀区曜阳养老服务中心响起,打来电话的是一位70岁的老人,想了解养老服务中心的服务内容。这是曜阳养老服务中心每天都会上演的一幕。在这里,工作人员经常会接到慕名来了解养老服务详情的咨询电话。

截至2021年末,我国65岁及以上人口有2亿,占全国总人口的14.2%。在老龄人口激增的背景下,如何体面、舒适、健康地养老,已是不得不重视的问题。很多老人需要全天候的专业护理,可子女往往背负着自身工作与儿女成长的压力,无法兼顾家中老人。“一人失能,全家失衡”是这些老人家庭的真实写照。传统的养老模式已经很难适应社会养老的现实需求,很多养老服务的供需矛盾逐渐显现。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事业发展中心关注到这个现象,积极探索公益性服务和市场化运作相结合的新型社会养老模式,经过多年实践与发展,一个名为“曜阳”的养老公益品牌诞生了。

卢淑惠是北京市海淀区曜阳养老服务中心一名入住老人,因为多年的劳累,加上疾病的困扰,她的下肢几乎瘫痪。老人的孩子们平时很关心她,但是因为需要上班、看孩子等问题,没办法寸步不离地照顾她。卢淑惠不愿意让孩子们为难,听说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事业发展中心创办了曜阳养老服务中心的消息后,她抱着“让孩子们解脱”的心态,住了进来。

刚开始,卢淑惠也有些犹豫,担心孩子们从此就不来看她了,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有家了。可过了一段时间,她反而在服务中心找到了老年生活的乐趣。不仅在工作人员的带动下做操、唱歌,还学会了如何使用智能手机。这里的伙食与住养环境也让卢淑惠十分满意,不仅吃得好住得好,还有独立的医疗团队,医生每天都会到住养区查房,对她的病腿进行护理。

郝圆媛是海淀区曜阳养老服务中心的院长,因为她总是对老人们细致入微地关怀体贴,大家都很喜欢她。她说,自己从事养老一线管理工作5年,已经渐渐喜欢上这份工作。“我经常会问自己,什么样的养老院才是老百姓口中的好养老院?那就是要提供专业的服务,解决老年人的刚需问题,提升他们的生活品质,让老年人住到养老机构以后能感受到家的温暖。因此,在海淀曜阳,我们聘请专业人员,从操作技能、工作责任心、服务规范、态度和意识等方面入手,希望让每位老人在这里浇灌出自己最美的夕阳花。”

住养老院并不代表子女不孝顺,卢淑惠老人的孩子们从来没有忘记她,总是轮流来看望她,每次都会带着各式各样她爱吃的点心来,陪她散步,跟她聊天。卢淑惠常跟孩子们说,这是她的另一个家,不用总记挂着她。

海淀区曜阳养老服务中心除了做好本职工作外,还依托有关部门,探索和践行政府出台的与居家养老服务有关的惠民政策,将专业服务通过社区养老驿站向养老家庭延伸,对那些不愿意离开自己住所的居家高龄老人开展“养老家庭照护床位服务”,提供助浴、助洁、助医、助餐等服务,覆盖海淀区西三旗街道、东升镇、清河街道等32个社区。

“这项服务太棒了,每位工作人员都特别认真、仔细,也了解我们老年人的习惯。我让他们帮着剪过头发、上门打扫过卫生。年龄大了,老俩口做饭很麻烦,我们还享受了助餐服务,特别周到。我在小区里遇到其他老人,总给他们讲这个服务,都快成为义务宣传员啦!”家住北京西三旗街道育新花园小区的84岁老人王立延说。

4b1.jpg